首页  > 生活解密  > 

哈文:丈夫李咏病逝后坚持不改嫁,还定期给公婆生活费

  • 浏览
  • lengsiwei.com
  • 评论0条
  • 导读哈文:丈夫李咏病逝后坚持不改嫁,还定期给公婆生活费2022年11月24日我们收集了哈文第二个老公的相关数据,结婚之后,李咏还是在央视工作,哈文则还在学校攻读双学位,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便商量了一下面对这些说法,两人无暇顾及,哈文只有一个愿望...

    “当年我十他十我属鸡,他属猴,进大学没俩月就摊上了恋爱”

    哈文:丈夫李咏病逝后坚持不改嫁,还定期给公婆生活费_第1张

    这是属于李咏和哈文的情书。

    他们一个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主持人,一个是曾多次担任春晚的导演。

    他们从大学走进婚姻,在婚礼上说着爱的誓言。

    哈文和李咏在事业上同步发展,在感情上你侬我侬。

    可是这一切都在2018年结束了。

    10月25日,李咏去世,给这个幸福的家庭沉重的一击,可虽然去世了,哈文仍在用自己的方式怀念着爱人。

    她从悲痛中走来,带女儿长大,还把李咏的父母当成永远的公婆。

    哈文:丈夫李咏病逝后坚持不改嫁,还定期给公婆生活费_第2张

    1987年的北京广播学院,也就是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

    在新一批的新生中,有两个身影,分别是哈文和李咏。

    在一次上课时,李咏眼睛一转,看到了不远处的哈文,他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只是觉得对方太漂亮了。

    特别是侧脸,漂亮极了,轮廓分明。

    之后,李咏便总是有意无意地看那个女生,时间一长,知道了女生的名字,叫哈文。

    渐渐地,李咏便对哈文有意思,还总是在课上给她画像。

    等到老师看不见的时候,便捅一捅对方的胳膊,把纸递过去,然后叼着个笔,等待哈文的“点评”。

    哈文总是看一眼便放在桌子上,再目不转睛地听老师讲课。

    哈文:丈夫李咏病逝后坚持不改嫁,还定期给公婆生活费_第3张

    那个时候,明眼人都能看出李咏对哈文的意思,奈何追求李咏的人排起了长队,他的眼神还是放在了哈文身上。

    之后的一天,哈文的父亲来到学校,哈文便说了李咏的事情。父亲听了,害怕那小子欺骗自家闺女的感情,再三叮嘱女儿,不要被骗了。

    其实这时候,哈文的心已经有所动摇了,如果完全不在乎,大可不当一回事,可偏偏却记在了心里,也多少看出哈文心之所向。

    李咏还是上课画画,然后给哈文“邀功”,有一次他边递边问,“哈文,你心中男朋友是什么样啊”

    一米八吧”。

    哈文的回答让李咏心凉了半截,但是他不死心,继续问道。

    那也要一米七。

    原本丧失希望的李咏突然像打了鸡血一般,他凑在哈文身边,激动地说着。

    上次体检,我一米七五五!”

    校园里的爱情,总是充满青涩,是悸动,是害羞,是视线交错的快速转移视线。

    李咏就这么在哈文身边待了一段时间,渐渐地用画功和幽默打动了对方。

    于是开学没几个月后,两个人成为了学校情侣。

    只是这让哈文家里并不怎么满意,李咏的家庭条件比哈文弱一些,让父母很介意。

    可是毕竟是哈文自己选的,也只能随她去了。而另一边,李咏多少知道哈文家里人对自己态度,于是想尽办法让对方满意。

    比如,先讨好哈文的奶奶,奶奶和哈文最亲,过了这一关,家里其他人也不会有说辞。

    于是,在无数次聊天,帮忙之后,李咏逐渐获得了哈文奶奶的喜爱。

    这只是第一步,而最重要的则是弥补两家之前的差距。

    李咏知道自家条件不是很好,便在空余时间去配音,赚点钱,第一次配音,一分钟也才6分钱。

    刚开始哗啦啦去了约莫20人,可是到最后,也只留下了李咏一人在坚持。

    每次去配音都要骑车子20公里,回学校已经天黑了,虽然苦了点,但是想到能和哈文共进退,也忍了下来。

    哈文家里人看李咏,人踏实能干,实诚,也逐渐不反对他们了。

    只是这段爱情刚平稳没多久,就迎来了异地恋。

    1991年,两人大李咏去了中央电视台,对外去西藏实习,哈文则去了天津。

    两人不能再像之前那样腻歪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

    虽然距离远了,但是两人相爱的心并没有变远。

    1992年,两人终于团聚了,哈文打算继续在学校攻读研究生,于是她住在学校里。

    而李咏则在住在单位分配的房子里。

    虽然在一个城市里,但是两人都很忙,只能赶在周末时候相见。

    见的面少,可是情还在。

    于是,正是这一年,两人结婚了。

    结婚之后,李咏还是在央视工作,哈文则还在学校攻读双学位,两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便商量了一下。

    不如丁克。

    当时丁克的概念在国内还不流行,双方家里老人看着两人还不生个孩子,心里都着急得不行。

    想方设法做思想工作,可惜李咏和哈文并没有改变想法。

    1995年,哈文进入央视的经济部工作。这下子,两人双双进入了央视,事业上的步调终于达成了一致。

    事业忙起来了,钱也多起来了,李咏这才想起来,当时结婚没有拍婚纱照。

    于是赶忙拉着哈文去拍了一套。

    单位的人看两人结婚好几年还这么恩爱,也总是打趣他们。

    两人总是笑笑不说话。

    又在台里呆了几年后,哈文和李咏才双双遇上事业转折期。

    1998年,哈文担任《幸运52》的节目导演,而节目主持人正是李咏。后面的《非常6+1》也是如此。

    可谓是,夫妻搭配,干活不累。

    即有了事业大发展,还让两人感情更加甜蜜。

    随着李咏主持人身份越来越好,工资涨了起来,可是他仍然一分不少地交给哈文。

    他不擅长理财,也懒得学习。

    我媳妇哈文,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经济支柱”。

    每每李咏谈起哈文,眼睛里总是有幸福的光芒。而很快,这份幸福,又多了一份承接着。

    某一天,哈文突然对李咏说,想要一个孩子。这个想法让李咏十分激动,甚至一直到哈文怀孕后,都觉得幸福的不现实。

    直到3个月的时候,他陪着哈文去医院做检查,当他第一次听到胎心跳动,只觉得浑身热血,想马上去拥抱要出生的小生命。

    回家之后,他便开始为宝宝写日记,等着孩子长大成人后,交给孩子。

    当然,在等待孩子出生的时候,发生过一件趣事。

    怀孕后,两人从方方面面看,觉得孩子应该是一个小男孩,可是到医院去检查,却发现是一个小女儿。

    这让哈文眉毛都皱了起来,刚出医院,他便拉着哈文说到“你说我这脸,扎俩儿小辫儿,得是什么样子啊,闺女长大了还不得怨我一辈子啊”。

    虽然李咏嘴上在“抱怨,可是等见到了襁褓里的女儿,可是比谁都激动。

    生下孩子后,他抱着孩子拿着奶瓶给她喂奶,结果没喂几口,眼泪就流了下来了,神情激动。

    哈文在一旁看着,轻声笑了出来。

    有了女儿之后,李咏和哈文的生活逐渐忙了起来,但是这份忙之中却有着一股子温情。

    两人下班回家后总要第一时间看看女儿,哄哄女儿。

    有时候哈文忙着央视春晚,好久不能见孩子,心里更是十分愧疚。

    刚开始小孩子不会说话,只会哭啊笑啊,但是等到女儿学会了讲话,学会了走路,慢慢长大。

    他们感到满足,同样也感到操心的越来越多。

    操心孩子的学业,青春期,不过还好女儿的性格不错。

    2010年的时候,哈文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突然想要开始减肥。对于哈文的想法,李咏和女儿百分百支持和鼓励。

    但是说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

    有时候一家人不一起吃饭,到了饭点,哈文只能吃少油少盐的,结果偏偏李咏和女儿发过去一张纸美食。

    丰盛的午餐或者饭餐,让哈文又生气又好笑。

    随着孩子一学年一学年的往上升,也再次激发了哈文和李咏的学习热情,两人一对眼,随即确定下来。

    不如在一起读个博。

    就这样,2015年,两人重返母校开始读博。只不过两人年纪大了,坐在教室里总有些格格不入。

    特别是上课的时候,周围做了一圈90后,他们有的带着隐形眼镜,有的则直接带着近视眼镜,偏偏这时候,哈文和李咏拿出来老花镜。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低低笑了起来。

    一边忙工作,一边忙孩子,一边忙着学习,让两人生活紧张了不少。

    可即使这样,两人依然携手走过。

    他们有想过几十年后的生活,想过两人白头还恩爱的时候,但是不幸来了。

    2017年,李咏突然感觉身边不适,夫妻两人刚忙去了医院,结果出人意料。

    李咏得了癌症,是喉癌。

    这让哈文一瞬间大脑空白,她怎么也不明白,身体硬朗的李咏怎么会如此?

    可是她又怀着一丝希望,或许可以治好。

    为了治病,两人思考半天,还是决定去外国。

    可是突然去国外,用何种理由呢?

    想了一下,她们决定“陪孩子读书”这一理由搪塞家里的老人。因为女儿正好在国外读书,家里人没有怀疑这个说话。

    就这样,一家三口全部去到了美国,不过这一选择,却让李咏背负了很多骂名。

    甚至有人说李咏还改了国籍。

    面对这些说法,两人无暇顾及,哈文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李咏身体好起来。

    哈文每一天都在担心李咏的身体,这份压力常常让她睡不好觉。

    可即使做了祈祷,心中每一天的期盼,可是现实仍然是残酷的

    2018年10月25日,李咏离开了人世,哈文难以掩饰悲痛。

    永失我爱”四个字。

    便足以看出她的痴情,和不舍。

    说不出话来。

    那段时间,哈文都不记得流了多少泪,她只是感觉很无力,很疲乏。

    可是每次看到女儿,她就知道,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她必须逼着自己接受新的生活。

    李咏去世后,办理完一切后事,哈文便陪着女儿去美国了。

    女儿在美国读书,她还要照顾女儿的生活。

    李咏去世后,女儿也懂事了很多,她会试着帮妈妈开解情绪,一起出去逛街,或者在家看看电影,聊聊天。

    看着女儿如此懂事,哈文每每会获得动力,她也会想着,更要好好生活下去。

    而为了让公婆在国内生活的更舒心,哈文还会定期给他们打点钱,让公婆在生活上不要拮据。

    想吃就吃,想买就买。

    若是赶上放假,哈文便会带着女儿回国,看看好久没见的家里人。

    每次回家,都让公婆十分开心,拉着孙女的手说个不停,长高了,变瘦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等到上学的时候,母女俩再去美国。

    李咏去世后,哈文一直担心,其实也有亲朋好友希望她再找一个,但是都被拒绝了。

    她的心里,永远留着李咏的位置,而且不被替代。

    去世一年的时候,哈文发文“只愿岁岁平安,即使生生不见”。

    在离开两年的时候,哈文依然没有忘记“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离开三年的时候,哈文发了一个简简单单的,念字,配上白玫瑰。

    颇有些此生无声胜有声的感觉。

    永远的少年,永远的生日快乐”。这是2022年,哈文发的。

    每一年,哈文都用自己的方式纪念着李咏。

    回头看两人的爱情时光,很幸福,可是又很短暂。可是在短暂的时光中,哈文和李咏都给了对方最大的幸福,便也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最值得回味的事情。

    斯人已逝,把爱留在心里,踏上未来的旅程,是独身的一个人,却也是被爱包裹的。

    哈文和李咏的这份爱是悲伤的,但也是浪漫的。

    づ爱你是我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