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快讯  > 

浏阳烟花脱销,厂家老板讲述:曾因“禁鞭令”产能过剩,今年行情十几年一遇,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

  • 浏览4725次
  • lengsiwei.com
  • 评论1361条
  • 导读浏阳烟花脱销 老板:行情十几年一遇,据九派新闻2023年01月21日最新关于浏阳烟花脱销,厂家老板讲述:曾因“禁鞭令产能过剩,今年行情十几年一遇,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的报道,现在这种“供不应求的局面下,超规格的、专业燃放类的产品很可能会流入市...

    儿时,王贤祝每晚可以插完7-10盘红炮。在位于浏阳的小作坊里,他们总在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工作。具体而言,就是不停地将引线插入炮筒,然后捏紧。这项工作很考验视力,不一会儿就得揉揉眼睛。

    浏阳烟花脱销,厂家老板讲述:曾因“禁鞭令”产能过剩,今年行情十几年一遇,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_第1张

    后来他做了烟花厂老板,赚过钱,也经历过“禁鞭令”后的产能过剩。

    今年,受益于防疫政策优化、“禁鞭令”的松动,浏阳市迎来了十几年不遇的烟花行业热潮。

    每个小时,都有十几个电话打给王贤祝。但他不敢接,因为接了电话也没货。

    以下是他和几位烟花厂老板的讲述。

    浏阳市售卖制作烟花爆竹零件的门店。图/九派新闻 王怡然

    “年前就已经脱销,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

    金得利烟花爆竹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王贤祝

    浏阳烟花脱销,厂家老板讲述:曾因“禁鞭令”产能过剩,今年行情十几年一遇,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_第2张

    今年这种情况,是这么多年来头一次。大家的热情都起来了,完全没有预料到。

    我们日常都是按订单进行生产的,每天的产值大概是60-70万元。现在有些城市的禁鞭令突然放开,很多地方的经销商临时来订货,我们没有那么多货给出去。

    你看我的手机通话记录,每个小时都有十几个电话打进来。这些外地打来的电话,大连、海口、广州、山东会不停地我都没敢接。有人会不停的打好多个,一个我都不敢接,接了电话也没货。

    还有一些老客户,四五年之前找我订货的。今年,他们当地政策一放开就来找我订。因为之前没下订单,没有在我的生产计划之内,实在需要的话,只能提价,从现货里匀一些。

    花炮是我们祖传的手艺,在我们浏阳南乡,没有一个不会做的,就连小孩都会做。

    小时候,我的学费都靠自己做烟花来赚。小孩只能做一点简单的工序,比如插烟花的引线,每个药筒里都要插一根。这个工序一件会给三五分工钱,但是那时候学费也便宜,一学期也才三五块钱。

    比如一盘普通的红炮,快的10分钟左右就可以做完。我们男孩子没有女孩子那么手巧,我做要将近20分钟。放学之后做,一晚上我可以做7-10盘,周末的时候父母会有要求,可能说做完30盘,就可以出去玩。

    像塞药这种危险的工序,就需要大人来干,我父母也会做,就是初级的家庭手工作坊。那时候,我们家不对外售卖,都是去有门路、有资本售卖的人家里领原料回来做,按件计费。各家做药的配方百分之七八十是相似的,可能有百分之一二十的差异,配方好一点,燃放的效果、节奏、炮响力就会稍微好一点点。

    浏阳烟花脱销,厂家老板讲述:曾因“禁鞭令”产能过剩,今年行情十几年一遇,外地订购电话不敢接_第3张

    毕竟烟花涉及火药,是个特殊行业,后来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为了安全起见,浏阳市政府就慢慢引导个体生产户向工厂转变。通过10多年的引导,到2000年,几乎都是工厂化了。

    现在,家庭作坊式的生产已经基本不存在,插引线这种工序已经可以实现全机械化生产了。最初机械化的时候,是产量上不来。当老板的,只要有货就能出。

    浏阳的烟花产业是在2000年前后走上快车道的。像我的厂子,刚开始是在我们老家,规模不大,只有三四十个人,产值只有两三百万,现在慢慢发展的也有两百多人了。

    2016年,各个城市的禁鞭令陆续出台,给我们的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具体还要看各个厂市场面向的地区分布。

    我们这边有一个厂家,一年的销售量是1.2个亿,但是他在河北省的市场份额占了60%,河北的禁鞭令一出,相当于他就损失了6000万,销量下降了一半,对他的打击很大。他就要临时重新去开发市场,像到西北或东南沿海。

    从那时候开始,烟花行业产能过剩的现象就出现了。2016年的时候,我们浏阳原本有1000多家烟花企业,经过优胜劣汰之后,现在还剩下400多家。

    现在,产能过剩的问题还存在,未来可能会继续这种行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创新不足或安全性不稳定的企业,可能都会慢慢被淘汰掉。

    “2016年禁鞭令导致市场萎缩,这几年慢慢回暖

    东信烟花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钟自敏

    三年以来,今年销量是最好的,是一个特殊情况。

    在年初规划的时候,我们“以销量定产量”,不可能盲目地去多做,万一卖不出去怎么办呢?

    我们今年的生产时间也不是很长。因为高温放假、疫情政策调整,很多工人身体支撑不了,感觉很辛苦,今年总共也就生产了200天左右。

    另外,“禁鞭令”放松、疫情政策调整后,我们没有准备,导致“供不应求”。我们也在加紧生产,原来是在腊月二十基本上都停工了,现在我们可以做到腊月二十到小年以后了。

    今年价格可能有一些上涨。比如山东枣庄,拉一车烟花去,还没入仓库,别人就都守在外面来,发货单给我,基本上都买了,就这么疯狂。现在这边工厂里也是,有什么对方要什么,不挑品种。

    我们1993年建厂,到现在快30年了,是浏阳比较大的一家烟花公司。

    以前,放烟花用电子引线头,经常出问题,点不着。开始燃放前的那顿饭,我基本都是吃不下的,生怕出问题。

    我第一场燃放是1999年的财富论坛上,很不成功,那时候点火设备不是很发达,人工去点,像上战场一样。那场烟花就是点火设备出了问题,我们几个人用烟头点上去的,现在都是机器编程点火了。

    2008年奥运会我亲自参与了,我们东信烟花承担了鸟巢龙形水系整个的焰火燃放。

    烟花爆竹是浏阳的传统产品。没规范20世纪都是家庭作坊式。在上世纪60年代,南乡流传着“十家九爆”的说法。到了现在,已经完全实现了工厂化、规范化。

    工厂化发展了这么多年,产量按理说是足够的,甚至现在还有产能过剩的现象。

    之前,禁鞭令导致市场萎缩,加上产业升级,浏阳烟花工厂原来有上千家,现在才400多家,少了50%还多。

    正常来说,我们上半年只有4月份左右,也就是清明节期间,有个内销的小旺季,因为全国有这种习俗。那个时间以后,基本上都是出口为主。美线做到五月底,再下欧线,欧洲的做到十月份。

    这几年,烟花市场慢慢有回暖。2021年产值是260个亿,今年有300多个亿。因为竞争比较激烈,价格也处于低点,我们工厂的利润率并不大,只有6%到8%左右。

    “超规格的、专业燃放类的产品很可能流入市场”

    浏阳某烟花集团负责人

    作为烟花厂家,我们其实也有担心。一方面,现在只要在你仓库里的,别人都要,可能质量差的、不好的、超规格的,都会流入市场。

    另一方面,很多地方禁鞭很多年,不像年年放的地方,知道怎么去安全燃放。突然一下放开,安全问题也不可控。我那天看到一个视频,有个人倒着放“加特林”,这是很恐怖的。特别是把专业礼花弹在桥上面点、在马路上点,要崩死一个人是非常容易的。

    现在这种“供不应求”的局面下,超规格的、专业燃放类的产品很可能会流入市场。有些厂家想,反正经过了仓库,你拿着钱来拿货,高百分之几十的价格我卖不卖?睁只眼闭只眼,就把它卖掉了。

    有些地方政府出台规定,只能在限定区域,放符合规格的烟火。或者政府组织在专门的场地,请专业的燃放公司来放,老百姓来看。这才是规范的做法。毕竟烟花是一个特殊产品,安全问题一定要重视。

    在烟花行业,竞争很激烈。大多数人会通过降价、打价格战的方式来卖产品。尤其是没有创新,没有占领技术高点,或者是成本高的,能批量复制的产品。在质量上省点成本,药物上控制一点,消费者是不知道的。

    像“加特林”,反正壳子都是一样的。到时候,里面放19根大管还是放19根小管,谁晓得。买了的话,可以试试敲一下底部,可能底部也是空的,没插满。

    正规的工厂坚持只做好东西,可以很稳定的有市场。现在,杂牌“加特林”是很火爆,但如果只是赚了一波快钱,几天就爆出来了,砸自己的牌子,还有生存的空间吗?

    “我们厂一分钱都没涨”

    湖南庆泰花炮有限公司创始人黄慰德

    今年春节前花炮销售的行情,是我最近十几年都没见过的。

    我们的订单大多是在去年4到8月接下的,春节前交付出货。最近有些客户临时来订购,我们没有多余的货,最多给一车两车。比如你要500万的货,只能给30万、50万。

    今年我们厂总共产值有3到4亿元,耽误的时间比较多,夏天高温假就放了两个多月,后来疫情政策调整,工人很多都阳性了,没法来上班。

    到了过年,行情这么好,工人的放假时间也往后延了一些,往年在腊月二二十一就放假了,但是今年往后延了三四天。可即便如此,产能还是有限,产值也不能一下子提上去。

    行业可能有涨价的现象。有朋友和我提起,有人向一个厂定了60车的货,但是现在不给交付,可能企业也看到这个涨价的空间,每车加了2万卖给别人,这样就可以多赚一点。

    我们厂是一分钱都没涨,该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我们是个老厂,要做自己的品牌,做了这么多年烟花,没必要因为这点小利润砸了口碑。现在市场上的乱象,就是“一粒老鼠屎,打烂一锅粥”。

    我今年72岁。从14岁进花炮厂打工,到1986年自己成立“九林鞭炮厂”,在这个行业内待了一辈子。

    1964年,我跟着在烟花厂做技术员的叔父学习烟花的制作工艺,是花炮技术的四代传承人,现在也是咱们浏阳花炮制作工艺传承人。

    我是浏阳本地的南乡人,以前我们那里每家基本都会做。但当时两极分化,普通家庭作坊没有牌子,叫“散张”,有能力的工坊叫“开张”,会到各家去收鞭炮,再分为一等品二等品三等品,封装之后售卖。有的会从浏阳河走水运,送到福建、武汉等地贩卖。

    后来我就进厂打工。花炮行业危险性是非常高的,那时候也没有现在的安全意识、标准化规范化生产。当时的同事,被炸死的、残废的都有,我还是比较幸运的,活到了现在。

    改革开放后,我“下海”了,去补过轮胎、修过电瓶,又到外地的花炮厂做过师傅,到1986年,回到浏阳成立了“九林鞭炮厂”。

    那时,我创造了“花中炮”的技术,就是把烟花和鞭炮结合起来,鞭炮炸响时候还会出现一点花火,通过这个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创新是企业能走长远最重要的一点,不创新就会被淘汰。

    原来的烟花,可能没有现在这么亮,这么有趣味性,效果这么好。像嗅觉上,以前的花炮里面,硝的味道特别重,现在我们就会加一些香味,中和硝的味道。

    视觉上更不用说了,科技这么发达,外包装上面扫一下,就能看到烟花燃放的效果。效果做得更精美,就更能把握市场。

    浏阳市烟花爆竹协会门口。图/九派新闻记者 王怡然

    九派新闻记者 王怡然 郭梓昊 实习记者 黄依婷 发自湖南浏阳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

    羽化的时光&沫小雨
    产量大了,数量质量有待提高呀。1000的鞭实际也就有个600左右。主要是价格也贵
    回答于 2023-01-22 10:17:54
    66
    淡月浅颜
    菏泽的禁燃禁放烟花是禁不住了,外边都是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回答于 2023-01-22 10:13:54
    78
    阳光泡沫
    放心,我们山西全域禁放,不会给你们增加生产负担!
    回答于 2023-01-22 10:08:19
    63
    Turtles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我年年买浏阳的烟花,质量好
    回答于 2023-01-22 10:07:21
    70
    不羁少年
    河北不听你打哈哈,照样禁
    回答于 2023-01-22 10:06:59
    76
    色狼淫棍子
    背运谁能过几年呢?哪个行业都会有春暖花开的时候。
    回答于 2023-01-22 10:01:40
    30
    兵荒马乱ヾ旳小青春
    给人民自由,人民还你财富自由
    回答于 2023-01-22 09:53:51
    64
    吴雨苁LOTM
    我湖南老家经常放烟花爆竹,可天不是一般的蓝,而且墨绿
    回答于 2023-01-22 09:51:27
    44
    努力:奋斗
    炮点的时候引信燃烧太快了
    回答于 2023-01-22 09:42:55
    88
    匿名情书
    今年我贡献了几千大洋!
    回答于 2023-01-22 09:40:25
    94
    许你一世兰颜
    长沙株洲下面的县级市还有和江西边界的萍乡新余等那边的花炮厂多的是。应有尽有。
    回答于 2023-01-22 09:39:34
    72
    给一个大大的拥抱
    过年放
    回答于 2023-01-22 09:38:17
    33
    亘古亘今
    久违的春节礼花又回来了。真是喜庆
    回答于 2023-01-22 09:32:28
    67
    梦境和现实
    价格太高,3千元也没多少,放着有点肉疼
    回答于 2023-01-22 09:31:15
    60
    HatredandLove
    苦疫情久矣,爆竹声中辞旧岁,春暖花开,春回大地
    回答于 2023-01-22 09:28:52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