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知识速递  > 

梵天六道(梵天六道mianfei)

  • 浏览3503次
  • lengsiwei.com
  • 评论4条
  • 导读梵天六道,上层五个人物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两位穿黄色长袍的长者,一位手持纨扇,一位手提画框,框内画一老人头像,此人为书画艺人,正与人把臂聊天,神情十分生动画的上层为一队丢盔弃甲、伤残严重的官兵正在仓皇败走,下层画面为农家院落被一片火海所包围,其...

    宝宁寺水陆画中还有表现社会各阶层的人物形象的画卷,如农、工、商、戏曲、乐舞人物等。还有少量反映当时战乱、灾荒、病痛、流离等社会生活内容的题材。这些描绘细腻生动、耐人寻味。

    梵天六道(梵天六道mianfei)_第1张

    整幅画的‬画面内容丰富,共有上下两组画面,共计21个人物,包括了士、农、工、商、医、占卜师、戏曲、乐舞、杂技演员等各个阶层,他们或行色匆匆,或低声闲谈,画师通过对道具、服饰、神情等细腻刻画,展现给我们一个缤纷的市井百态图象。

    画中的六道是指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是众生根据自己的善恶行为,于现在所处的和死后将去的六种轮回转生的趋向、归趣。四生是众生出生的四种方式:1卵生:从卵壳而生,如禽类;2胎生:从母胎而生,如人及动物;3湿生:(因缘生)从湿气而生,如蚊虫;4化生:无折依托,借业力而生。如天神、恶鬼及地狱道众生。画面上以各界各类生物聚集而行的表现手法,代指一切六道四生。

    整幅画面分为两层,下层七人中六人戴青色软巾垂脚蹼头,身穿圆领学士衣,有的身背瑶琴,有的身背宝剑,一位戴青色软巾的老者,蓄着胡须,面色凝重,若有所思,他们分别表现的是文人学士中的琴棋妙手和撰文作家。上层五个人物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两位穿黄色长袍的长者,一位手持纨扇,一位手提画框,框内画一老人头像,此人为书画艺人,正与人把臂聊天,神情十分生动。全图人物衣着整洁,线条勾摹自然流畅,不仅是珍贵的明代世俗人物题材绘画,也是明代民俗文化的物质形态范本。

    这是一幅反映古代封建社会生活的世俗画。画的上层为被休的妻子,不忍离去的悲痛情状,其子紧抓母亲衣裙,不肯放手,刻画母子被迫生离的悲惨。下层画面为雇典奴婢。三个未成年的奴仆,衣衫褴褛,双手被缚,而雇典者正在看卖身文书,有一蒙古贵族人物,头戴暖帽,有带系在下巴,这是元代蒙古人中流行的“后沿帽”。他腰挂弓刀,穿衣窄袖紧身,上下衣相缝连,腰间有很多竖褶皱,下衣较袍为短,这是元代流行的服饰,便于骑射作战。这位蒙古人帽子顶端没有装饰宝物,服饰颜色简单,应当是下级官员。图中被典卖男奴隶三人,都是衣衫破旧。左边一人头留两长发辫、穿窄袖衣裤,外罩半袖衣,腰带上挂有囊袋及食具小刀,这是典型的金人(女真)装束。金人习俗男子脑后留双发辫。蒙古灭金后,金人有不少沦为奴隶。左边奴隶第二人高鼻深目卷发,是西域少数民族,应当是蒙古西征掠来的人。右边一奴隶穿半长衫,窄裤、草鞋,是汉族奴隶。三个奴隶即为三种民族,最符合元代现实。

    画中为儒家杀身成仁的历代爱国将士。画面分为两层,在下层四将中,左方穿绿袍的为三国名将关羽,右方穿白袍的为北齐兰绫王高长恭。头戴黑纱帽白头巾,手持鞭者为隋唐名将尉迟恭(他和秦琼后被列为门神),关羽为三国蜀汉大将,他曾身经百战威震华夏,但他刚愎自用,终被东吴擒杀;高长恭为北齐时兰陵王,他勇武而貌美,自以为不能使敌人畏惧,常戴面具出战,故后人绘兰陵王像时随身携带一面具。

    这幅画描绘了战乱给人民带来的灾难。画的上层为一队丢盔弃甲、伤残严重的官兵正在仓皇败走,下层画面为农家院落被一片火海所包围,其间被困的三个人正在匍匐中挣扎着,拼命呼救。

    画中为儒家倡导的孝子贤孙。上层画孝子背母逃难。下层画扶老携幼,均为恪尽孝道妇道之人。男女老少、正邪美丑,均能表现得恰如其分,细致地再现了当时的社会经济状况。

    梵天六道(梵天六道mianfei)_第2张

    画中为巫师和伶人。右下方画一长须男子。持剑托钵似在作法,正是巫师形象。随后为一绿衣红裙女子,一手执拍板一手执令箭;左方有一左肩扛钺斧右手持乐器的男子;旁立一猴,朱衣皂靴,扛着大扇,都系散乐和杂技演员。上层画四个半身像,右边三个男子或举令旗,或扛长矛,或持麾。左边一女子手捧一盘中立二偶人,似为神女。

    喂借箇微笑丿
    MC.T
    说实话我本人表示已经看吐了,通篇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内容,全是捕风捉影,甚至传播封建迷信,今天。

    个轮回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及中印之间的轮回有哪些区别,给大家吃一颗大大的定心丸,首先轮回这个观念肯定是从印度传过来的,早在婆罗门教时期,就有了轮回的观念,婆罗门教义认为肉体只是躯壳,死了以后灵魂就从这个躯壳到下一个躯壳,只不过婆罗门并非六道轮回。

    别是:天道、祖道、兽道,其中天道很好理解,就是神道,如果这个人崇信神明。

    后就有可能成为神明,也就是进入天道,而祖道就是人,转生为人的话。

    别有可能投生为婆罗门种姓,或者刹帝利种姓,要是上辈子好事做得不够,那就只能投生为吠舍或者首陀罗。

    两个种姓分别为平民和贱民,所以婆罗门教的游戏规则就是,你如果身为吠舍或首陀罗,就要顺从高种姓的人。

    没有奉行婆罗门教的教义和行为准则,所以你才会投生为吠舍和首陀罗,那么如果你也想当婆罗门或者刹帝利,可以。

    这辈子好好当吠舍和首陀罗,多做好事,下辈子你就是婆罗门或者刹帝利,那要是你不遵守这个游戏规则。

    下来你会投生到兽道,兽道,就是佛教说的畜生道,凡是看到的鸡鸭牛羊狗猫兔等等动物。

    罗门教为了维护高种姓的利益,为了让自己能够长久得到物质上的享受,所以拼命维护三道轮回观点,在佛教学者的研究中。

    为往往肤色浅的雅利安人种都是高种姓,而肤色深的原住民,则为低种姓,在这场从宗教到民族的侵略中。

    就是当时的沙门运动,佛祖也是出家修行的沙门之他反对婆罗门种姓制度,认为众生平等,同时也提出轮回并非最终目的,最终的目的应该是跳出轮回,达到永恒的寂静,这就是提出的四圣谛:苦、集、灭、道,但他反对种姓制度却并不反对轮回学说,甚至反过来利用轮回学说,在原有的三道轮回上又补充了阿修罗道、饿鬼道、地狱道进去,从而形成了六道轮回,其中天道、人道、阿修罗道为三善道,地狱道、饿鬼道、畜生道(兽道)为三恶道,同时在这个基础上。

    就是在六道轮回之上,加入了不需要参与轮回的四禅天和无色界天,佛教中的大神通就住在这些不需要轮回的天里,包括佛祖。

    住在需要轮回的仞利天,四天王住在四天王天,大梵天住在初禅天,佛经中也记载了帝释天寿命将至,忧心忡忡去找佛祖求助的故事,所以总结来说,佛教里面,六道轮回其实也是可以利用的工具,用来反对婆罗门教。

    时也给自己找点衬托,但佛祖同时期还有其余学说,比如经常被佛祖提到的外道六师,对轮回就有不同的看法,比如古印度唯物论大师阿耆多·翅舍钦婆罗就认为并没有轮回,种姓制度也是骗局,根本不存在认同类似“人死如灯灭”的唯物观点。

    为人死去以后身体和意识都会消散。

    佛祖的堂弟提婆达多,带领500名僧人另立门户,他就认为只有五道轮回,不承认有阿修罗道。

    道六师之一的富楼那·迦叶就劝他说:……岂有后世,令汝见忧?若有后世,汝造斯业者,我亦为斯愁思而住……更无后世。

    而可往劫毕罗伐窣睹城,自称天子,为王而住,我当作汝第一声闻,意思就是根本没有后世,所以你不必忧愁,如果你因此而在后世受苦,我也会陪你,所谓作者和受者,都是假说,并不成立,而提婆达多听了这个劝说后才决定带领僧团脱离,可见提婆达多虽然宣扬五道轮回,其实是根本不信的,而轮回观念到了中国,结合本土的鬼神崇拜,就变得有点乱七八糟,笔者试着整理了一下,天道:毫无疑问我们是有天道的。

    如说包拯死后上天做了官,还有上古的黄帝、周文王、孔子等等,认为他们轮回到了天道,也完全说得通。

    修罗道:基本上没有,畜生道:这个观点在国内见得少,但我们倘若骂一个人能吃,有时候会说他上辈子是猪变的,还有便是猪八戒从天蓬元帅转世成了猪胎,但这个属于小说,饿鬼道、地狱道:我们对于这两道并没有清晰点界限,已经混成一体了,所以总的来说六道轮回传到了我国。

    天道、人道、畜生道、地狱道,总结:轮回观念是特殊时期的特定产物,也会根据具体情况的不同而改变,以适应当地民情,所以到了最后,还是奉劝各位,相信科学。

    回答于 2023-01-21 02:51:27
    43
    月升月落

    天”是梵文deva的意译。

    音译为“提婆”。

    是佛教五趣:地狱、饿鬼、畜生、人、天之一;六道: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天之一;十界(“六凡四圣”):即地狱、饿鬼、畜生、阿修罗、人、天、声闻、缘觉、菩萨、佛之一。

    十诸天二十诸天又叫二十天,指的是大梵天、帝释天等二十位护法天神,他们形态各异,常常作为整体被供奉在寺院大雄宝殿的两侧,或是大型佛教壁画之中,他们本是罚恶护善的二十位天神。

    民间也留下很多传说,他们得到释迦牟尼佛的度化愿意护持佛法,因而成为了佛教的护法天神,二十诸天圣像我们寺院的二十诸天圣像。

    序分别为大梵天王、阎罗王、散脂大将、鬼子圣母、韦驮、星宫月府、四臂不动、大辩才天、日宫太阳、娑竭龙王圣像,西序分别为帝释天、摩醯首罗、紧那罗王、大功德天、诃利帝南、坚牢地神、金刚密迹、摩利支天、月宫太阴、菩提树王圣像,佛教诸天护法二十诸天的名称源于古印度神话,一般寺院大雄宝殿两侧的二十诸天,以山西大同上华严寺所塑的姿势为准,即各前倾十五度,以示对佛陀的尊敬,我们寺院的二十诸天也是这样的姿态,并且经过了今年的装金与修复。

    每位来到大雄宝殿里礼拜的游客,都忍不住驻足观看、流连忘返,佛教护法诸天鬼神是佛教神祇中最为丰富、奇幻的一部分,他们以护持佛法为职志。

    如《妙法莲华经 ·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中说,因所度化的对象不一样,观音菩萨可化现为梵王身、帝释身、紧那罗身等各种护法神来普度有情众生,接下来请朋友们欣赏一组编号为188,的白六臂玛哈嘎拉唐卡。

    回答于 2023-01-21 01:21:17
    54
    日暮温柔
    从五胡十六国时代开始,到南北朝格局形成,不同民族登上历史舞台,形成大割据、大融合和文化多样性的纷乱时代,最终走向隋唐大一统。

    国家政权和世俗信仰的结合日趋深化,与此同时,中国佛教艺术在吸收外来影响的基础上,开始加速本土化的进程。

    成为盛唐艺术的先声,中国最著名的三位求法高僧游学印度,在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留下深深的印迹,他们是东晋法显(334-422年。

    13年访问印度)、唐玄奘(602,664年,625,645访问印度),唐义净(635,713年,671,695访问印度),他们在笈多王朝与后笈多时期到达印度他们的游记被西方学者称为“照亮印度历史黑暗”的重要著作。

    着丝绸之路的影响,汉化佛像的出现,海上交通的发展以及南北政权的互动等,佛教艺术中心在各地纷纷出现。

    北定县、曲阳、邺城,山东青州、诸城,河南洛阳、巩县,陕西长安、耀县,江苏南京,四川成都和甘肃等,遍及全国,由于政权更迭,政治中心转移,艺术中心往往也随着贵族集团的迁徙而由北向南,由西向东变化,每一次变迁都伴随着艺术风格或审美取向的转变,政治中心以外的地区,艺术的区域性逐渐发展起来。

    胡十六国时期(304,439),甘肃、河北、陕西等地的多个地方政权均盛行佛教信仰,其佛教以及佛教艺术的传统成为北魏早期艺术创作的源泉。

    教以及佛教艺术不断对这个新兴的政权产生影响,北魏早期造像主要受到河北、西域、凉州、平城等地佛教造像的影响,直到迁都洛阳之前(493),迁都后。

    教艺术受也开始了汉化的进程,形体清隽、褒衣博带的形象广为流行;南朝佛教艺术受到海陆两条丝路的影响,从四川向北走河南道与西域联系是陆路的重要线路,海路的主要路线是通过越南、斯里兰卡影响到广东、山东等地区。

    术中心由平城转移到洛阳,像洛阳龙门石窟和巩县石窟的造像、永宁寺泥塑像均是皇家艺术水平的代表性作品,而在山西南、陕西关中、河北、山东、甘肃陇东等地区呈现出较为复杂的地方艺术风格,到东西魏分裂。

    方艺术出现了明显的地方化特点,这时期北朝的艺术发展有两条主线:一是中国艺术本土化的步伐明显加快,二是北齐时期山东青州、诸城两地的造像开始出现笈多艺术特点,南朝造像保存数量不多。

    89年隋朝统一中国,但是佛教造像的艺术风格处在向唐代成熟期过渡的阶段,仍以北朝风格为主,随着中国的统一与政治稳定。

    唐已经显示出不同凡响的气质:风格成熟稳重,人物形象饱满生动,装饰日趋华丽精美,标志着佛教雕塑艺术成熟期的到来,甘肃 |佛坐像西魏(535―556年) 石高89厘米 宽61厘米 厚25厘米麦积山石窟开凿于陡峭的崖壁上,自后秦、西秦,又经北魏、西魏、隋、唐,至宋、元、明、清各时代均有营建,这尊坐像原为麦积山西崖第117窟的主尊,头部略方,高肉髻,饱满的脸颊,目光俯视,西魏造像继承了北魏造像传统,人物仍具有秀骨清像的特征,但人物身躯更为饱满,富有张力,佛像于须弥座上结跏趺坐,内着僧祇支,胸前束带,外披厚重的袈裟,衣褶垂搭于台座前,层层叠叠的处理富有韵律和节奏,左手施与愿印。

    像身后有圆形头光和椭圆形身光,以莲瓣装饰,两侧的弟子像,残存右面一身,侧身面朝主尊,一手持净瓶,姿态恭谨,造像身上仍保留有当时的彩绘,得以一睹当时洞窟内的华彩。

    81年) 泥塑高84厘米 宽32厘米 厚26厘米这尊像位于第135窟,此窟原为北魏后期开凿的大型石窟,北周时期又在正壁中央龛两侧各增加了一龛,此佛像就安置于新开凿的左龛右侧,麦积山北周时期造像风格在西魏基础上又有新的发展,人物造型敦厚、简练,形体粗壮,这尊佛像头部稍稍前倾,肉髻低平,脸型方圆丰润,垂目俯视,嘴角微微上翘内敛,表现出佛陀慈悲、内省、沉静的精神世界,佛像所着袈裟厚而简约,垂足坐于方形台座,膝盖以下已残损,丰满柔软的两手置于胸前,似乎正在为众生说法,呈现出精妙的肢体语言。

    尊造型高度简约的佛像,是麦积山北周时期的佳作,李阿昌造像碑隋开皇元年(581年) 石高146.5厘米 宽50厘米 厚16厘米甘肃省泾川县水泉寺出土甘肃境内的造像碑始于北魏时期,其后造像碑体量逐渐增大。

    件隋代造像碑从上到下大致可分为四层, 上方是释迦多宝二佛并坐,两侧各有一佛二弟子小龛,其下为一佛二菩萨。

    侧各有一佛二弟子小龛,最下层区间内刻文殊与维摩诘对坐说法,这些题材常见于北朝至隋的造像碑上,此碑在人物的组合排布上显得十分成熟,虽人物众多,仍被安排地有条不紊,如维摩诘像,坐于帐中,身后有几位立姿的人物。

    能将人物的前后主次关系表达清楚,造像碑左右两侧各开四龛,均为一佛二弟子像,碑阴上部正中设弥勒菩萨龛像。

    愿文中提到:“维开皇元年岁辛丑四月庚辰朔廿三日壬寅佛弟子李阿昌等廿家去岁之秋合为仲契……”。

    知此碑为开皇元年,由李阿昌等二十家结社所造。

    用这种材料做范与帕米尔盛产石膏有关,佛像结跏趺坐,禅定印,头发呈水波纹状,眉毛细长,眼睛俯视,鼻梁挺直,嘴角微微上翘,佛陀着通肩式袈裟,衣纹呈均匀流畅的u字形排列,垂搭于手臂上的部分,依据人体结构转折自然,此像从内敛沉思的表情,到流畅如水的衣纹。

    头范高22.5厘米 宽17.5厘米 厚14厘米1980年皮山县杜瓦遗址出土现藏和田地区博物馆新疆地区佛教寺院遗迹发现的许多泥塑佛像,多使用模型制作,为避免大量生产造成的千篇一律,人物面部使用模制,而发式、装饰等部分单独制作,特征各有不同,这件佛或菩萨面部模具,鼻梁与眉弓以圆润的弧线连成一体,眼睛细长。

    犍陀罗地区的佛像相比,新疆的风格显得婉约柔美,而与同时期内地汉化的脸型也有很大差异,具有独特的西域特征。

    剩下头与胸的一部分,佛面部偏圆,眉毛以墨线绘出,上眼睑和眼皮在塑造的基础上同样以墨线勾勒,上眼睑弯曲,下眼睑较平,鼻翼饱满,口唇小巧,嘴角的凹陷表现出微笑的神态 。

    前残存的一块显示出佛所穿着的袈裟 ,佛的右手贴于胸前,施无畏印,天人立像3-5世纪 木雕高64厘米 宽18厘米 厚9厘米民丰县尼雅佛寺遗址出土发现此木雕天人像的尼雅遗迹。

    有与佛教相关的空间,木雕天人一共出土了四件,散落在建筑物靠近中央的木柱附近,应与建筑装饰相关。

    人像刻在柱子的正反两面,原来应该是依靠彩绘来表现眉眼和细节的,颜色脱落不存,只剩轮廓,人物左手举起,右手上屈,头上有圆形发髻,下着裙,从这些特征来看与龟兹壁画中的梵天相似。

    像范5—6世纪高14.8厘米 宽14.3厘米 厚5.8厘米 石膏1959年巴楚县脱库孜萨来遗址出土现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此佛像范保存较为完整,外缘为圆形,下端稍有些损坏,中央为一坐佛。

    提树的枝叶刻画简洁而具有装饰性,巧妙填充了佛像背景,佛头上有螺髻和高肉髻,眉目俯视,表现出沉思冥想之神态,佛像着通肩式袈裟,两手于腹前结禅定印,衣纹随着身体动态排列成整齐宽大的皱褶,在佛像两肩。

    这种佛像样式一般被称作“焰肩佛”。

    自贵霜时代,在阿富汗喀布尔地区曾经出土著名的舍卫城神变焰肩佛,以及肩部带有火焰的佛坐像。

    坐像约6世纪 泥塑直径17厘米 厚3厘米洛浦县热瓦克佛寺遗址出土现藏和田地区博物馆热瓦克佛寺遗址位于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城西北50公里处的沙漠中,是一处以佛塔为中心的寺院建筑遗址,此作品为建筑装饰构件,正圆形的莲花中央有坐佛一尊,面部磨损,高肉髻,大耳垂肩,身着袒右肩袈裟,腹前u字形的衣纹清晰可见,两手置于胸前,两膝向两侧张开,交脚姿势,佛像身后有正圆形的头光和身光,最外侧是一圈莲瓣。

    公元前2世纪建造的印度巴尔胡特大塔上就已大量出现,在北魏洛阳永宁寺遗址中,也曾发现与这件作品类似的圆形建筑构件,6-7世纪 石膏高40厘米 宽50厘米 厚5厘米巴楚县脱库孜萨来遗址出土现藏喀什地区博物馆这块浮雕石膏板周围饰以卷草纹。

    数第二位坐在梯形龛下,着通肩式袈裟的是佛陀,在他的左右,各有一位双手托钵的供养者,头上高发髻,饰物华丽,屈膝跪地,姿态恭谨,最左侧的人物骑在一头伏卧的骆驼上。

    龛背景刻有菱形纹样,上方是一排圆拱小龛,两角有鸟形装饰,左侧人物背后是一棵花朵繁茂的树木。

    07年) 泥直径6.5—8厘米 厚2—2.5厘米交河故城地下寺院遗址出土现藏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脱佛就是模制佛像或佛塔,通常体量较小,这种习俗源自印度,为佛教供养荐福之用,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中提到:西国诸寺“造泥质底(即支提,塔)及拓模泥像,或印绢纸,随处供养;或积为聚以砖裹之,即成佛塔;或置空野,任其销散” 此脱佛为圆形。

    佛像、佛塔和梵字构成,外围一圈书写真言,正中圆形区域的中央为坐佛,禅定印坐于莲台之上,圆形头光,两边各有佛塔一座,在佛像和佛塔的空隙处遍布真言和种子字,人首牛头水注唐(7-8世纪) 陶高20厘米 宽6厘米 厚8厘米 顶部口径3厘米1976年和田县约特干遗址出土现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这件器物设计独特,将人头与牛首相连接,形状类似来通杯,人物面部特征是典型的西域人,眉毛浓密,络腮胡,高鼻梁,此容器内有空洞,从人物头顶到下端贯通,但容器内部空间狭小,似乎不宜储存液体,关于其用途,尚需研究讨论,约特干位于和田市西约11公里处,是古代和田王国都城遗迹,10世纪以后随着伊斯兰教势力的强盛逐渐消失。

    07年) 木高21厘米 宽6.4厘米 厚5厘米民丰县安迪尔古城遗址出土现藏和田地区博物馆此佛像头顶有馒头形肉髻,脸型圆而饱满,面部风化严重,依稀可见俯视的眼睛和佛像肃穆悲悯的神情,头后方残存半个圆形头光,佛像着通肩式袈裟,衣纹较密,以身体正中为轴线,呈大的u字形分布,左手自然下垂握衣襟,右前臂残断,佛脚下踏仰莲台,其下承接须弥座,这尊像出土于安迪尔古城,遗址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民丰县安迪尔牧场东南约27公里的沙漠腹地,始建于汉代,于公元11世纪逐渐被废弃,是丝绸之路南道汉唐时期的重要遗存之人物头像范唐(618。

    画了一位肖像特征较为明显的人物形象,涡卷状的头发整理排列成两层,额头宽阔,眉弓突出,应是塑出人物形象之后再用墨线将眉毛画出,眼睛呈半圆形,上眼睑较直,下眼睑弯曲,嘴唇微张。

    着脸的外侧是一圈络腮胡,均以波浪状的线条刻画,新疆地区流行模制的佛像和人物,使用陶范可以大量制作各种形象,也为佛教的传播提供了有利条件,人物像唐(618,907年) 泥塑高10.5厘米 宽7.9厘米 厚3厘米1986年穷先古城出土现藏库车县龟兹博物馆新疆现存古代塑像当中,塑造了各种各样的人物,此人物像应当为婆罗门像。

    常表现为诙谐幽默的形象,人物表情夸张,动态丰富,眼睛似嗔似笑,张口露牙,似在说唱,络腮胡从耳侧到下颏,围绕整个脸部轮廓,他大腹便便。

    手弹拨横于腿上的琵琶形乐器,两腿交叉,脚尖着地,生动刻画了一位正在边弹边唱的人物形象。

    07年) 泥塑高16.9厘米 宽6.2厘米 厚2.5厘米现藏阿克苏地区博物馆此类小像在新疆多有发现,通常是用模型压制,将之大量贴于寺院墙壁构成千佛,或者作为化佛贴于佛像背光。

    重的衣褶显示出犍陀罗地区的特征,右手抬起施无畏印,左手握持袈裟一角,近乎圆形的脸,弯弯的眉毛,扁杏仁状的眼睛,饱满圆鼓的脸颊,是这类佛像常见的面部特征,由于体积较小。

    以磨光肉髻涂以青黑色颜料,配以简素的圆形头光,佛坐像唐(618-907年) 木雕高13.3厘米 底宽7.8厘米 厚2.1厘米现藏阿克苏地区博物馆从新疆现有遗存的制作材料上来说,塑像最多,小型木雕也很流行,石像与铜像较少,这与西域的地理特征和风土有关,此像面部风化严重,脸庞方圆,肩颈处可见圆形领口,原应着通肩式袈裟,两手于腹前结禅定印,结跏趺坐的两腿前侧已残损,木雕外原有彩绘,个别地方还残留小块红色颜料,人物头像唐(618,907年) 泥塑高12厘米 宽7厘米 厚7.6厘米1989年焉耆县七个星佛寺遗址采集现藏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物馆这件陶像刻画了一位勇武的男性形象,头发以织物包裹缠作高髻,脸型偏圆,双眉皱起,眼睛圆睁,鼻翼略张,脸上的胡子表现得尤其夸张而富有装饰性,嘴上方的胡须呈横向s状。

    疆向东连接中国内陆,向西毗邻西北印度和中亚地区,位于西北印度的犍陀罗地区是佛像最早出现的地区之佛教雕塑艺术发达,在3世纪以后。

    且影响到周围的地域,新疆地区的泥塑和陶像,受到犍陀罗地区佛教美术发展影响,并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

    07年) 泥塑残高12.4厘米 宽8.9厘米 厚3.6厘米1989年焉耆县七个星佛寺遗址采集现藏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物馆七个星佛寺遗址位于焉耆县西南约30公里,位于霍拉山东麓,遗址的盛期在八世纪,属焉耆国,七个星佛教遗址中,发现的塑像较多,这尊菩萨残像采集于七个星佛寺遗址,面庞饱满,眼睛细长。

    西域典型的菩萨形象,菩萨目光微微朝向右侧,恭谨眺望的神态惟妙惟肖,发束高髻。

    手于胸前合衣服和披帛以简洁的线条稍作刻画,与微妙细腻的面部线条形成对比,人物头像范唐(618,907年) 石膏高11.4厘米 宽8.5厘米 厚4.6厘米1989年和硕县乌什塔拉采集现藏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博物馆新疆地区盛行制作翻模泥塑。

    上模制塑像可以大量制作,在新疆各地寺院遗迹遗存不少,泥塑的图像种类也多种多样,有佛、菩萨、天人、鬼神、婆罗门、士兵、供养者等等,此陶范塑造的人物形象眉毛高挑,眼睛圆睁,浓密的头发向上束起,结成发髻,两侧鬓角的头发也向后梳理。

    部下方的胡须被表现为三角形,唐(618,907年) 泥高14厘米 宽9厘米 厚7.5厘米巴楚县脱库孜萨来遗址出土现藏喀什地区博物馆新疆地区艺术的重要性,相当一部分原因要归于其地理位置。

    期以来是连接古罗马、伊朗与中国的交通要道,也是中国与印度之间交往的通道,新疆古代佛教艺术很少有确切的时间证据,编年难度极大。

    疆在周围地域如犍陀罗、中印度、伊朗和汉地、周边诸小国等影响之下,形成了独特的西域样式,这件泥塑佛头,造型简约,面部饱满,五官小巧精致,细而长的眉毛和眼睛使用青黑色墨线勾勒,嘴唇涂朱,神情恬然。

    以磨光的头发与肉髻,具有西域造像特征, 四川 |无量寿佛像碑南齐永明元年(483年) 石1921年四川省茂县东较场坝中村寨出土这是一通四面皆有造像和题记的长方形造像碑,1921年在农民耕地时被发现后就地安置。

    川军阀李家钰部参谋黄希成盗窃此碑,将碑打成数块,把其中造像较多的四块先运至成都,准备转卖国外,消息传出,舆论愤慨,政府将此造像截留,但仅余此四块,其余部分经盗凿后已丢失不见。

    像碑上端雕刻一圈小龛佛坐像,龛下刻一圈帐饰,帐饰下凿出长方形的主龛,正面主龛内雕立佛一身,高肉髻,面部较宽,着褒衣博带式袈裟,内着僧祇支束带,右手施无畏印,左手屈两指施与愿印,跣足立于圆台上龛右上角刻“无量寿佛”4字。

    明立佛为无量寿佛,背面主龛内雕坐佛一身。

    裟下摆厚重分三层覆搭须弥座上,座下雕一长方形壸门,内有十多列题记,剥蚀严重仅见“比丘法明”、“比丘法爱”两列。

    像碑的左侧面保存较为完整,有佛龛、山中坐禅比丘像、菩萨立像外,还有造像题记:“齐永明元年岁次癸亥七月十五日,西凉曹比丘释玄嵩,为帝主臣王累世师长父母兄弟六亲眷属及一切众生,敬造无量寿、当来弥勒成佛二世尊像,愿一切群生发弘旷心,明信三宝,瞿修十善,遭遇慈氏,龙华三会,聂豫其昌,永去尘结,法身满足,广度一切,共成佛道,比丘释僧成掺□□□共成此功”这段题记写明了造像时间、造像人和造像目的。

    明确了背面主龛中的坐佛为弥勒佛,碑石右侧面仅剩中间一段,有四组造像,从上至下依次是两龛坐佛像,一龛内并坐二比丘像,群山中一龛立佛像和两列偈语。

    丘晃藏造释迦像梁中大通二年(530年) 石 高41厘米 座宽28厘米 厚11厘米四川省成都市西安路出土现藏成都博物院此像由一佛四菩萨四弟子二力士构成,一铺造像由众多人物组合而成,是南朝佛教造像的特征之主尊磨光肉髻,方额宽颐,五官清秀,左手抬于腹前,手心向外自然握起,右手手掌向外施无畏印,着褒衣博带式袈裟,右襟搭于左前臂上,袈裟于两腿前呈宽阔的u字形分布,垂下的衣缘多层重叠,两角略外侈,两侧的四位胁侍菩萨头戴高冠,面容慈悲亲和,宝缯垂至两肩,披帛、飘带披挂华丽,四位弟子像只露出上半身,穿插于四尊菩萨与佛之间的空隙,面朝主尊站立,在佛、菩萨像的前面两端,雕刻有二力士,圆形头光,头梳高髻,束带,颈部青筋尽现,但身体姿态略显放松,项圈、披帛与菩萨装饰有相似之处,台座前方正中央为力士托举香炉,两侧各有一蹲狮,昂首张口,背光中央是主尊的三层头光,由正圆形和桃形组成,头光上方浅浮雕说法场景,正中帐内有佛端坐,两侧是成组的人物整齐排布,背屏最外层是十身飞天,各持乐器,飞舞的天衣与飘带装饰性极强,顶端正中央为宝塔,碑阴分上下两部分,上方是说法图和供养人,人物的衣饰与姿态简洁刻画地惟妙惟肖。

    方两侧各浮雕有僧人坐于山洞中修行的场景,中间长方形碑面刻有发愿文:“中大通二年七月八日,比丘晃藏奉为亡父母,敬造释迦石像一躯,藉此善因,愿七祖先灵、一切眷属皆得离苦,现在安稳,三界六道,普同斯誓”张元造释迦多宝像梁大同十一年(545年) 石 高43厘米 座宽32厘米 厚10厘米 1995年四川省成都市西安路出土现藏成都博物院此像主尊为释迦、多宝二佛。

    跏趺并坐于莲台,莲台下的莲茎和枝蔓从底端罐中长出,二佛皆着褒衣博带式袈裟,磨光肉髻,左侧一尊,左手施禅定印,右手举于胸前,手指自然握起,右侧一尊,左手于腰际,掌心向外,手指自然上握,右手于胸前施无畏印,二佛之间与外侧共有五尊菩萨。

    佛之间的菩萨戴项圈,身着袈裟,其余四尊均着披帛、璎珞、飘带等饰物,手中持物,装饰华丽,佛与外侧菩萨之间,可见两身弟子像,只露出上半身,在佛座前侧,两边是着菩萨装的二力士,一手于胸前握拳,一手下垂握持兵器,二力士内侧是两只蹲狮,在众多人物的排列上,这铺像显然是经过精心构思的,近处是力士和狮子,向后依次是二佛、诸菩萨、二弟子,形成前后明确的四层构图,有条不紊地将诸多形象排列于有限的空间内,使得平面的雕刻有了纵深感,佛像背屏上,表现了佛于天上说法的场景,以及空中飘舞的飞天和佛塔,碑阴雕刻内容分为两部分。

    陀坐于正中菩提树下,后面有两组跪坐弟子,上方两身飞天,正中为山峦。

    右两侧各有四位供养人,面朝佛陀,拱手而立,下方长方形碑面阴刻发愿文:“大同十一年十月八日,佛弟子张元为亡父母敬造释迦、多宝石像,并藉兹功德,愿过去者早登瑶土,奉睹诸佛,现在夫妻男女、一切眷属,无诸鄣碍,愿三宝□(应)诸,夫自□(身)”王州子造释迦像梁天监十年(511年) 石高62厘米 座宽35厘米 厚12厘米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出土现藏成都博物院此像为一佛四菩萨组合。

    中立佛螺髻,脸型长圆,双目俯视,口鼻小巧,面容清秀,着褒衣博带式袈裟,内着僧祇支束带下垂,衣摆左右张开,左手于腹前掌心向外握起,右手上举施无畏印,跣足立于大覆莲台座上,左右两胁侍菩萨各立于带有莲茎的莲台上,戴宝冠,束高髻,装饰华丽,披帛交叉于腹前圆形纽。

    外侧的二胁侍菩萨面朝主尊,立于力士托举的莲台上,各自于胸前持拂尘手柄,尘尾搭于肩后,五尊的排列、高低,错落有致,巧具匠心,宽大的背屏外缘,是十身衣袂飘飘的飞天,左右各五身,各持乐器演奏,飘举的天衣和飘带似火焰、似云气般升腾,正中顶端刻三层宝塔一座,在背屏的内区。

    央华盖下结跏趺端坐一佛,左右各立三位弟子,两侧最外各有汉式门阙,旁有一弟子跪坐,碑阴为阴线刻,分为上下两个区间,台座上方是一幅说法图,中央有坐佛一尊,左右各刻两位供养人。

    方有六位供养人和侍女像,人物形象以极其简略概括的线条凿出,虽只有轮廓,仍能生动表现人物各自不同的衣着和姿态,下方台座上 阴刻 铭文:“梁天监十年,佛弟子王州子、妻李慧女,咸割身口,敬造释迦石像一躯,愿过去有亡父母值俉诸佛,面睹世尊,普及三界,五道众生,普同斯愿”一佛二菩萨像齐永明八年(490年) 残高64厘米 座宽46厘米 厚22厘米 石四川省成都市西安路出土此像上部残缺。

    尊坐于长方形台座上,头后为莲花形头光,肉髻残,弯眉与鼻梁相接,眼睛如弯月,鼻翼宽厚肥大,嘴角上扬,表情慈悲而具有亲和力,身着褒衣博带式袈裟,衣缘覆盖双膝并分三层垂搭于座前。

    指、食指与中指伸开,其余两指握起,右手残损,两侧胁侍菩萨比例较小,各持持物恭谨立于两旁,披帛交叉呈x状,裙摆开张,桃心形的头光大而宽,佛像背屏上残存坐佛四尊、飞天一身。

    阴刻交脚菩萨与二胁侍,位于带有鸱吻和屋檐的建筑内,交脚菩萨坐于中央圆形华盖之下,头戴宝冠,缯带平直伸出再垂下,下角向上卷扬,颇具装饰感,颈部有桃形项圈,左手残,右手抚膝,下着裙,裙摆覆盖台座,胁侍菩萨分立两旁,手中持物。

    筑两侧各刻有铭文两行:“齐永明八年庚午岁十二月十九日,比丘释法海与母为亡父造弥勒成佛石像一躯,愿现在眷属、七世父母,龙华三会,希登初首,一切众生,普同斯愿”佛坐像通高48厘米 宽26厘米 厚11厘米 南朝(6世纪中叶) 石1955年四川省成都市万佛寺出土现存四川博物院此像为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二力士组合。

    面坐佛圆形头光,素面肉髻,脸庞方正,面带微笑,外着褒衣博带式袈裟,右肩搭偏衫,内着僧祗支,胸前系带打结,左手施与愿印,右手施无畏印,结跏趺坐于须弥座上,袈裟下摆分三层敷搭在座沿下,主尊左右各立一弟子,身着袈裟,弟子外侧为菩萨,戴宝冠,宝缯披肩,披帛腹前交叉,双手胸前捧钵或持物,菩萨外侧为力士,头巾扬起,着菩萨装,左手皆下垂,右手平抬于胸前或举起于体侧,菩萨与力士均有圆形头光,跣足,须弥座的两侧为正面朝向的护法狮,座前站立两供养比丘,莲瓣型背光上内圈凿出七个圆拱形小龛,龛内须弥座上各雕刻一身禅定佛像,背光中间一圈连珠纹。

    像在万佛寺出土南朝造像中是最完整的一尊背屏式造像,保存状况亦较好,具有极为重要的文物和历史研究价值,一佛二菩萨像齐建武二年(495年) 石残高36厘米 座宽27厘米 厚15厘米四川省成都市商业街出土 现藏成都博物院此像为一佛二菩萨组合。

    尊脸部有一定程度的风化残损,仍依稀可见弯眉细眼、嘴角上扬、慈悲微笑的面容,左手手心向外,拇指、食指与中指伸开。

    手手掌向外施无畏印,佛像着褒衣博带式袈裟,内着僧祇支,于胸前束带,带垂出领口之外,袈裟下缘厚重,分三层垂搭于台座前,主尊左侧胁侍菩萨上半部已残,只能看到垂下的左手持桃形持物,立于莲台,右侧菩萨头梳双髻,披帛于腹前交叉,左手掌心向外举于胸前,右手自然下垂贴于腹前,佛座两侧各有半蹲状狮子一只,造像表面原有贴金,佛像胸口与菩萨手部尚见残存,碑阴有浅浮雕屋形龛,内坐交脚菩萨,龛下方阴刻铭文:“齐建武二年岁次乙亥,荆州道人释法明奉为七世父母、师徒善友,敬造观世音成佛像一躯,愿生生之处永离三途八难之苦,面都诸佛,弥勒三会,愿同初首,有识群生咸□(珎)斯□(誓),□(发)果菩提,广度□切”佛立像梁中大通元年(529年) 石残高155厘米 宽58厘米 厚37厘米现藏四川博物院佛像头、手皆失。

    部瘦削,身着通肩袈裟,内着僧祗支,薄衣贴体右侧身体与右腿上的衣纹呈“u”型汇集于左肩。

    体轮廓清晰,内层佛衣下摆衣褶呈波纹状,左腿直立,右腿微屈。

    足立于长方形底座上,像背面下部阴刻铭文12行,现存119字,节录如下:“中大通元年太岁己酉……敬造释迦像一躯……与一切众生等成佛果”。

    立像梁(502-557年) 石通高137厘米 宽61厘米 厚36厘米1950年四川省成都市万佛寺出土现藏四川博物院佛像头、手均缺失,外着通肩袈裟,内着僧祇支衣纹在身体右侧与右腿处呈“u”字形汇集于左胸处。

    朗有致,袈裟贴体,身形轮廓隐现,成都万佛寺创于汉延熹年间,梁时名安浦寺。

    佛寺遗址自清光绪八年(1882年)起先后有四次出土石刻造像,出土众多南朝造像,题材丰富,布局完整,雕凿精美,许多还有纪年题记,是研究四川早期佛教艺术的重要资料,阿育王像南朝(6世纪中叶) 石通高177厘米 宽88厘米 厚60厘米1954年四川省成都市万佛寺出土现藏四川博物院阿育王像是阿育王造释迦牟尼佛像的略称,从文献记载这种造像样式的时间可以推溯到东晋时期。

    以总结出阿育王像的一些特点,比如硕大的束发状肉髻,明显的八字形胡须,杏仁状睁开的双眼通肩袈裟呈“u”字形的衣纹。

    手施无畏印,左手捏袈裟的衣襟等,此尊像头、手皆残,披通肩式袈裟。

    胸前及双腿间衣纹呈“u”形凸起。

    肘下有一组凸起的百褶状衣纹,内层佛衣下摆仅及小腿中部,双腿直立。

    足立于长方形底座上,底座未见铭文,从袈裟衣纹特点判断,与梁太清五年的阿育王像十分相似。

    育王像较多地保留了犍陀罗地区造像的特征,其自天竺经西域进入中原,而后流传江东,描绘了佛教雕塑艺术在中国的传播路线,阿育王像 梁太清五年(551年) 石 残高48厘米 宽18厘米 厚8厘米1995年四川省成都市西安路出土现藏成都博物院此像为圆雕作品,保存较为完好,原有的贴金尚有部分残存,此像发愿文称“太清五年九月卅日,佛弟子柱僧逸为亡儿李佛施敬造育王像供养,愿存亡眷属在所生处□(值)佛闻法,早悟无生,七□因缘及六道合令,普同斯誓,谨□”由发愿文可知。

    为阿育王像,阿育王像是阿育王造释迦牟尼像的略称,在我国东晋、南北朝至隋代有着特别的信仰和尊崇,现存作品以四川的南朝造像当中尤为集中。

    发表现为大的磨光凸起,眉眼俯视,颧骨突出,有八字胡须,特征较为明显,身着通肩式袈裟,薄衣贴体,胸腹和腿前的衣纹呈u字形排列,残存头光上有环形纹饰带。

    育王像所立莲台装饰华丽,由仰覆莲瓣组成,仰莲为肉质感较强的双层莲瓣,花瓣上原有圆形和菱形嵌物,现已不存,像的背后,可见残存的头光上刻有供养人像,双足后面有一条石, 刻有铭文。

    (502-557年) 石高35厘米 宽25厘米 厚25厘米1954年四川省成都市万佛寺出土现藏四川博物院佛头高肉髻,细密的螺发均匀覆盖、排列整齐,面相方圆,眉线细长,鼻梁与额头平齐,嘴唇较厚,嘴角微微上翘,浮现出一丝自然恬静的微笑,造像底座南朝(6世纪中叶) 石高105厘米 宽72厘米 厚50厘米1954年四川省成都市万佛寺出土现藏四川博物院本件造像碑残座1954年于成都万佛寺遗址出土,红砂岩质,风化较为严重,横断面近圆形,外侧高浮雕、菩萨、力士数身,皆有头光,人物之间有 侍从像,体量较佛菩萨为小,面容奇特,似是西域胡人,这类形制的造像碑座在四川以外地区所见较少。

    陕西 |佛立像北周—隋(557—618年) 石通高155厘米 座直径55厘米佛面相大而方,螺发,低肉髻,眉毛与眼睛修长,鼻翼宽大,有损伤,嘴角上翘,表情慈悲平静,颈部比例稍短。

    肩式袈裟厚而有质感,披垂而下,衣褶简洁,袈裟随着身体起伏被刻画地自然而流畅,内着僧祇支,胸前打扇形结,佛的左手握衣角,右手抬起,已残,原应施无畏印,脚下踩圆柱形台,下面承接扁平的覆莲和八角形台座,这尊宽大厚重的立像,脸型和五官都保持着西安地区北周造像的特征。

    手下的衣服边缘呈波浪状下垂,衣纹的转折与躯体起伏相应,处理手法成熟,显示这尊像的制作年代有可能稍晚于北周,刘保生造无量寿像北魏景明三年(502年) 石高50厘米 宽35厘米 厚20厘米佛像脸型长圆,五官清秀,同心圆式涡旋纹高肉髻,额间有白毫,身穿通肩式袈裟,衣纹的处理多见细密的平行线,装饰感较强,是陕西北魏佛教雕刻常见的手法,衣裾分三层下垂覆座,双腿处衣纹呈八字形,下垂衣纹在中间翻向两侧,佛像双手结禅定印,手心向内,坐佛两侧蹲踞狮子,头向外。

    光纹饰由外向里是火焰纹、化佛与圆形莲花相间,造像碑背面凿出一长方形,上刻发愿文:“景明三年岁次任(壬)辰(午)四月一(乙)丑朔十一日一(乙)亥弟子刘保生为亡父母、见存眷属敬造无量寿佛石像一区……”。

    57年) 石高40厘米 宽30厘米 厚15厘米1983年陕西省西安市空军通讯学校出土 这龛造像体量小巧,内容丰富,正反面均刻有不同的佛教美术题材,龛正面分上中下三段,上方开三个小龛,其中各有坐佛一尊,中央坐佛左右立胁侍菩萨,两端巧妙利用三角形小空间,雕凿胡跪姿势的供养人,中段是龛的主体部分,表现了五尊菩萨,主尊是交脚菩萨,身份应是弥勒,左右各有一尊思惟菩萨。

    尊菩萨上方左右各有一身飞天,龛楣上也充分利用狭小的空间刻跪姿顶礼的供养人与飞天形象,最下段长方形空间开有五个拱形龛,中间为二佛并坐。

    背面分为四个长条形的区域,浅浮雕表现了树下诞生、九龙灌顶、太子踰城等故事场面,比丘法和造像碑 西魏大统三年(537年) 石高110厘米 宽50厘米 厚14厘米1972年西安市未央区出土此碑四面雕凿,正面构图分上、下两层。

    方长方形龛内仍是一佛二菩萨组合,两侧菩萨各捧持物,恭谨站立,佛像袈裟垂搭于台座上。

    座两旁各有一只张口的狮子蹲立,台座下方的空白处刻铭文“魏大统三年岁次丁巳……, 比丘法和……敬造释迦多宝、定光、弥勒、维摩文殊、观世音 、普贤石像各一区,愿法界众生之□敬发菩提心,□此之善,弥勒三会,同登出手(初首)”石碑背面仍为上、下两层布局。

    层表现了文殊菩萨与维摩诘对坐说法的场景,维摩诘右手持麈尾,倚凭几,目光直视;文殊菩萨戴花冠,右手抬起,似乎正在辩法。

    面背景中有围观的众人,只露出头部,巧妙处理了前后的空间关系,文殊与维摩诘下方两侧各有五身比丘, 中央一力士左右两手各举长茎莲花,莲台上各立一人,共同托举持物,持物已残损,下层凿刻一佛一菩萨,各立于伞盖下,形成两个单独的场景,左侧佛像右手抬起,左手缺失,身旁一童子踩于另外一童子肩上。

    故事讲释迦牟尼佛与弟子阿难入城乞食,遇一群孩童在路旁游戏,将泥土作成房屋与仓库,其中一孩童见佛顿生布施之心即捧仓中名为“米”的沙土献佛以表虔诚。

    童子后来转生成为统一印度的阿育王,右侧立姿菩萨双手结与愿印和无畏印,两侧分立持物弟子一尊,石碑两侧各开两龛。

    骑象或坐于台座;下方龛内刻佛像,或一佛独坐或二佛并坐,一佛二弟子像北周(557,581年) 石高42厘米 宽26厘米 厚10厘米1975年4月西安市未央区草滩出土此造像龛为规整的长方形帐型龛,垂幔装饰华丽,上端饰有莲花、莲蕾,以整齐的皱褶表现厚重的织物质感,两侧垂挂流苏,主尊着褒衣博带式袈裟,内着僧祇支,胸前束带,厚重的袈裟衣缘富有垂挂感,翻卷的衣褶呈双层重叠,佛陀面部饱满,五官精巧,左手置于腿上,右手于胸前施无畏印,身后有同心圆状头光和舟形背光,两侧分立二弟子。

    侧有向上翻卷的荷叶和莲蕾,优美华丽,这种香炉样式常见于我国北朝造像中,香炉两边是相向伏卧的狮子。

    萨立像北周(557,581年) 石高95厘米 宽29厘米 厚21厘米西安市未央区汉长安城遗址出土菩萨头戴华丽宝冠,面部大而饱满,眉弓平缓,鼻翼宽大,双目俯视,嘴角上弯,是完全汉化的面孔,颈部佩戴宽大的项圈,披挂璎珞,于腹前穿过一圆环,交叉呈x形,在两膝处上绕,垂于体侧,下着裙,胸前系带,裙摆宽大,下缘呈水波形垂于脚面,菩萨左手于腿侧持净瓶。

    北魏和北齐造像相比,北周造像头部偏大,身躯偏短,配饰稍显粗大厚重,这些特点也体现在这尊菩萨像中,佛立像北周(557,581年) 石通高106厘米 座宽34厘米 厚34厘米西安地区出土了大量北周时期的佛教造像,从造像出土的位置来看,主要分布在长安城内。

    明这一带当时佛寺相对密集,这些北周时期造像有着类似的特征,比如佛像肉髻低缓,有些甚至没有明显界限,额头宽广,弯眉修长,脸型方中带圆,脖子短粗,肩宽体阔,从比例来说,下身显得略短,座上常有狮子,这尊佛像正好反映了这些特征,难能可贵的是袈裟上保存至今的彩绘以及不同于青州佛像的衣纹表现,足以思考同一粉本被不同地域工匠修改与发挥后呈现的浓厚的地域特征,佛立像北周(557,581年) 石通高173厘米 像高136厘米 座边长60厘米1978年西安市中官亭村出土此像为圆雕,像与座分体雕刻,袈裟与座上原施彩,面部、颈部与手足等肉体部分贴金,现大部分已脱落,佛像肉髻大而低缓,小螺发排列细密整齐,脸型方圆饱满,眼睛细长,鼻梁直挺,嘴小唇薄,左手握袈裟衣角,右手抬起施无畏印,袈裟厚重贴体,衣纹较为简洁,与人物姿态和动势相一致,佛像脚下为覆莲座,莲瓣宽大,瓣尖向上翘起,富有力量感,座的四角各有一蹲狮,两两相背,昂首呲牙。

    添了造像刚健有力的气势,菩萨立像北周(557,581年) 石通高79厘米 座边长30厘米 1996年西安市未央区出土 菩萨像以白石圆雕而成,菩萨头梳发髻,戴宝冠,脸型圆润,发辫垂至肩两侧,眉目细长,嘴唇小巧饱满。

    萨身上所着装饰华丽厚重,束带、披帛、衣裙层层叠叠,又披挂项饰、璎珞等饰物,彩绘贴金。

    萨左手持净瓶于体侧,右手抬起于肩部持柳枝,双腿直立,身姿饱满。

    整体插在一个大的覆莲座上,座下有长方形座基,座基上蹲立两只护法狮,从造像比例来说头偏大。

    是北周时期常见的特征,也昭示着北朝向隋唐风格的过渡,此白石菩萨立像,1996年于西安市未央区汉城乡西查村出土,一同出土的白石菩萨像共三尊,风格类似,且装饰手法雷同,都有彩绘和贴金,据推测是在灭佛之时被集中掩埋的。

    18年) 石高85厘米 宽30厘米 厚30厘米1959年西安碑林区和平门外出土观音发束高髻,头戴宝冠,宝冠上端残损,正面残存一尊结跏趺坐的阿弥陀,坐于莲台上,菩萨面庞圆满,弯眉细眼,略带微笑,披帛于腹前穿璧交叉。

    圈胸前正中间垂花朵状装饰,璎珞较为粗大,从肩膀垂至膝前,下着裙,裙腰翻卷向外,呈均匀的波浪形,裙下缘层叠有致,菩萨右手自然下垂,握璎珞,左手从肘部残缺,菩萨像隋(581,618年) 石残高100厘米 宽70厘米 厚37厘米1987年西安市唐礼泉寺遗址出土 这尊菩萨残像体量较大,因此得以表现许多细节,现只存腰以上部分,菩萨头戴高花冠,地刻纹饰,上有圆形饰物,挂坠璎珞和珠串,中间上方有月牙和宝珠,宝冠两侧缯带于耳朵上方打花结,宽宽的带子垂于肩上,脸型宽阔,细眉长目,鼻翼宽厚。

    官的刻画使用精准劲利的线条,简洁勾勒出慈悲温和的相貌,菩萨佩戴精致华丽的项圈,项圈地刻花纹。

    嵌菱形和椭圆形宝物及花朵形装饰,同样垂挂璎珞和铃铛,菩萨丰腴柔软的右手举起,握柳枝于肩部,柳枝的叶子与枝干清晰可见,整尊造像虽大半残损,但如此体量且雕凿精美的菩萨像并不多见,依然可以体现出北朝至隋代佛教雕刻艺术的高超技术和极强的表现能力,菩萨头隋(581,618年) 石高36厘米 宽30厘米 厚27厘米1958年3月陕西省考古所交菩萨头戴扇形高宝冠,地刻花纹,垂挂粗大的璎珞和流苏,与1987年西安市唐礼泉寺遗址出土的菩萨残像宝冠装饰有相似之处,宝冠两边各有扇形花结,菩萨额头宽大,眉弓弯而修长,双目细长,充满笑意,宽鼻翼,嘴的边缘刻画明确,与北周造像相比,这尊像的五官略显紧凑,下颌稍窄,暗示着造像风格的变化。

    07年) 石高30厘米 宽16厘米 厚12厘米 现藏西安博物院此像为白石雕凿而成,莹润精致,佛面部卵圆形,眉毛如月牙般弯起,眼睛细长俯视,鼻子大小适中,鼻翼饱满,嘴角微微上扬,唇边缘刻画简洁清晰,线条起伏自然,似乎微微张开,正欲说法,佛像高肉髻,佛发上布满小而密的螺髻,排列整齐,上刻涡卷状的发丝,在肉髻前部,有一大的圆珠从发髻中显现,为髻珠。

    苏常侍造“印度”佛像唐(618。

    回答于 2023-01-21 01:20:00
    100
    徽相情缘
    道教中最高的神是三清,就好比一家公司的三个大股东,在这三个股东之下便有一个总经理,道教神话体系里这个总经理叫玉皇大帝,而玉皇大帝手下有四个部门经理。

    便是天庭系统的最高管理层,天庭无限责任公司的办公楼有三十六层高,最高的一层称为大罗天传说是神秘的“道”办公的楼层。

    罗天下面三层是三位股东的办公楼层,称为三清天,三清天之下有四层是公司管理层的办公楼,这四层叫做四梵天,四梵天往下的二十八层就是普通人上班的地方。

    上一篇已经介绍过了三位“大股东”。

    篇来说说我们天庭公司的最高管理层,先说说总经理——玉皇大帝,公司里总是有人喜欢乱起外号。

    如:上帝、老天爷、昊天上帝等,国外某些学者把中国的儒家也当成宗教,而儒教的至高神就是这位老天爷,不过上面的名字没有一个是他的全名全名是:“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秒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好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马屁精们都想知道他生日吧,我知道,是正月初你们想拍马屁的,到那天准备好礼物,奉上,然后就等着升官发财吧,再说一句,是丙午年的正月初所以老天爷属马,他的权力很大,统领三界六道十方,除了三清,神也好,仙也好,凡人,妖怪都归他管,有八卦的同事要问了那他是怎么坐上三界总经理的位置的?其实他是“道”生的。

    严妙乐国的国王和王后,一直无子,所以就祈祷大道降子,道吹了口真气,凝结成胎儿,就是玉皇大帝,然后王后在丙午年的正月初九生了下来,后玉皇大帝不断修行,历亿劫。

    在来说玉皇大帝手下的四大部门经理也就是“四辅”。

    们是北极紫薇大帝、南极长生大帝、勾陈上宫天皇大帝、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祗(zhi),先说紫薇大帝,紫薇大帝统领万星,北极四圣(天蓬等),北斗七元(北斗七星),南斗六司,二十八宿(奎木狼等),十二元辰(十二生肖),六十甲子星君,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等等都归他管,反正天上的星星都归他管。

    此先普及下天上的星星,按月亮的运行周期28天和运行的黄道星域分成二十八份就是二十八宿;按木星的周期11.8年分,我国称黄道十二次也就等于西方的黄道十二宫,而黄道之外的地方,我国古代分成了三个城,即三垣(yuan),紫薇大帝就住在三垣中的中垣,紫薇垣,而紫薇大帝就是紫薇星(勾陈一)。

    为古人认为北极星一直在中央,而全天星斗都在围绕他转,就像地上的皇帝一样又称为“帝星”。

    日是农历四月十南极长生大帝,统领万灵,主管雷部,传说是股东元始天尊的长子。

    是玉皇大帝的秘书(右侍),秘书邦,背后实力强大,但很低调,一般人甚至都没听说过他,感觉是企鹅头子,勾陈上宫天皇大帝,又称西方太极天皇大帝,统领万神,主掌太极也就是西方,管南北两极,天地人三才,统御众星,并主持人间兵革(战神),斗姆元君的长子,紫薇大帝之兄,北斗七星之兄,也许是老天爷看天上星星太多,紫薇大帝一个人管不过来。

    紫薇大帝的星便是勾陈传说勾陈大帝本来的名字叫伏羲,生日是农历二月初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祗(zhi)承天效法后土皇地祗(zhi),掌管阴阳生育、山川大地,是四御中唯一的女神,又称后土娘娘,《山海经》说:“共工生后土”水神共工就是她爹。

    能推测是学观音做了变性手术吧,生日农历三月十不要怪我八卦,其实四御是现在的说法。

    且之前总经理玉皇大帝也是部门经理和其他五位平级;以前玉皇大帝代表天,后土娘娘代表地,北极紫薇大帝,南极长生大帝。

    有一位是东极青华大帝,东极大帝还有一个名称是太乙救苦天尊,但不是哪吒的师父太乙真人,太乙就是太东极大帝原名东皇太东极青华大帝统领万类,掌管冥界,很多人都知道西王母,那东王公呢?这位东极大帝另一个名字就是东王公,有人就要问了。

    极大帝难道是离职了?当然不是,现在东极大帝是玉皇大帝的秘书(左侍),他是南极大帝的弟弟,也即是元始天尊的儿子,也是泰子党,又是秘书邦,天庭无限责任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就介绍到这吧,如果你想知道三大股东(三清)的故事请翻看上一篇,下篇将讲天庭无限责任公司的中层干部们,敬请期待,喜欢,而我个人认为,我国道教根本就不应该设那么多神,神越多越会分散信徒力量,现代道教应以道为至高的万能的神。

    回答于 2023-01-21 00:44:12
    78